0632-3181189
info@lnmedia.cn
 
2017年12月01日 10:16:40
阎焱,赛富亚洲创始合伙人,中国创客导师。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ntent style="font-size:12px;font-family:宋体, Arial, Helvetica, sans-serif;padding-bottom:0px;padding-top:0px;padding-left:0px;margin:0px;padding-right:0px;">

农民、排球运动员、飞机设计工程师、社会学学者、世界银行研究员、赛富亚洲基金合伙人……从一年只赚两毛七分钱,到动辄出手几十亿,人生对于阎焱来说从来没有什么既定之规。1994年,37岁的阎焱正式踏入创投圈,成为今天人们口中的“中国VC之父”。

采访中的阎焱不掩直白。面对“强势”的标签,他不屑一顾:Who cares?谈起创业、投资,他直言当前的创投圈人傻钱多,是一个泥沙俱下的时代,人们“运动式创业”、“运动式投资”,速食文化的影响根深蒂固;回忆过往生活,他止不住满意:没有比这更完美的人生。

60岁的阎焱,依然桀骜、洒脱、直白且善良。


如果都去追风口,投资人的好坏怎么区分

新京报:赛富亚洲很少去追“风口”,为什么?

阎焱:如果说都去赶“风口”的话,那好的投资人和不好的投资人还有什么区别?全世界就都跟着一块忽悠呗。我觉得好的投资人还是要有自己的投资理念和投资策略。

新京报:那你的投资策略是什么?

阎焱:主要看三个方面:人、项目和产品。人的力量是最大的,创始人要是一个好领袖。在中国的环境中,领袖的作用怎么强调都不为过。商业模式不对还可以调整,领袖不好基本没戏。因为通常真正的创业者就一个人。

新京报:在过去的一年,赛富亚洲在医疗大健康和电商领域有较多投入,你的考量是什么?

阎焱:中国这么多人口,最怕的是什么?是生病、看病。因为只要一生病、一看病,很可能搭进去一辈子的积蓄。同时我们发现,以视频为导向的电商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行业,电商本身发展前景很大,并不是说市场上只要有一家做大,别人就做不了。未来,机会更大的可能是垂直电商的发展,比如专门针对白领的电商。

现在的创投圈人傻钱多

新京报:你做了23年投资,现在的创投环境和以前相比,有什么不一样?

阎焱:从钱的角度来讲,现在的创业环境确实比以前好。我们早期做投资的时候哪有钱?但是现在问题是钱太多了。中国在短短的5年时间里面,从原来没有VC、PE行业,变成现在全球仅次于美国,管理着超过10万亿的钱。

新京报:钱多带来的问题是什么?

阎焱:因为钱太多,大家都忽悠着往火坑里跳。现在谁都可以做投资,投资人门槛越来越低。花钱谁都会,但难的是花出去的钱怎么再把它收回来。但很少有人考虑5年后怎么把钱收回来,很难。

新京报:但会有更多创业者得到帮助。

阎焱:适合创业的只是少数人,如果弄得所有人都觉得自己能成为第二个马云,那这个事儿一定弊大于利。

这是一个最好的年代,也是一个最坏的年代。从我们了解的情况,钱多了可以延长创业公司的生存时间,但不能提高创业成功率。

新京报:你怎么评价现在的创投环境?

阎焱:现在的创投环境,总结起来就是“人傻钱多”。以前我这么说的时候,大家都觉得我是异类。现在慢慢有人开始认同我的观点。

中国缺少从0到1的技术创新

新京报:“人工智能”是今年的热词,人工智能相关的创业公司估值一般比较高。你怎么看待这一现象?

阎焱:人工智能早已有之,我上学的时候,飞行员的仿真技术就是人工智能。人工智能是未来的方向,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现在人工智能水分太大,大家容易被忽悠,投资人有典型的怕落了这趟车的心理。

新京报:你怎么看待中美在人工智能力量上的对比?

阎焱:中国的人工智能在核心技术上比美国还是有距离。中国有哪一个真正靠技术创新得到极大发展的伟大公司?几乎没有。在中国速食文化的氛围下,很难产生原创性的技术。中国从0到1的技术创新很少,大部分是从1到N的应用层面创新,做的都是些外围的东西。

新京报:针对这种现象,你有什么建议?

阎焱:作为一个投资人,我非常清楚在追求短期效益的一个文化里面,做原创性的创业有多难,很可能是出师未捷身先死。从创业成功的角度来讲,可能做创业模式的创新更容易成功。但我还是鼓励创业者去做一些原创性的思考。

60岁,我的中年刚刚开始

新京报:今年你60周岁。孔子说,六十而耳顺。未来会不会调整工作和生活重心?

阎焱:不会。我60岁,中年刚刚开始。幸福美好的生活还有很长。我生活中有很多爱好,并不像大家想象的每天工作。前几天我参加了浙江安吉的高尔夫比赛,打得非常好。

新京报:如果有时光机,你是否想穿越回过去,修正人生的某个决定?

阎焱:完全不会。我对我的决策从来没有后悔过。我1977年插队的时候参加高考,毕业后做了国家最先进的战斗机歼八Ⅱ的主管工程师,1984年进入北大成为社会学研究生,1986年攻读普林斯顿大学国际经济政治学博士,1994年正式踏入投资圈。我觉得我的人生相当完美。如果重来一次,我还会这么过。

新京报:过去的媒体报道中,有人给你贴上“强势”的标签。你认为自己是个怎样的人?

阎焱:我不在意别人怎么评价我,这也不会影响我的工作和生活。他们认为我强势,我反而认为这是对我的专业的自信和坚持的肯定。我觉得我是一个比较冷静、理性的投资人,不跟风,不人云亦云,有自己的坚持。但凡合格的投资人都应该如此。

同题问答

1 2017年事业上有何遗憾,有何收获?

没什么遗憾,我从来不这么考虑问题。收获的话,印象最深的是跟寻找中国创客合作成立了基金。

2 一句话寄语2018年?

希望我们的市场更加开放。

新京报记者 蔡浩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