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2-3181189
info@lnmedia.cn
 
2018年11月09日 17:20:05   来源:枣庄市档案馆

孙中山一生踏足山东的土地,有两次七天。


1912年8月18日,孙中山乘平安轮离开上海。


他在1912年8月20日乘坐安平轮到达山东,21日在烟台停留一天;


1912年8月21日,孙中山与烟台各界欢迎代表在海滨饭店。


他在1912年9月26日乘坐津浦路火车在德州车站短暂停留后到达济南,9月27日在济南停留一天;


1912年,即将投入使用的津浦路济南火车站。

1912年9月28日,孙中山在青岛火车站。


他在9月28日乘坐胶济路火车在高密火车站短暂停留后到达青岛,第四天即10月1日傍晚乘船离开青岛;

孙中山搭乘龙门轮启程返沪时的青岛大港码头。


他在山东考察了铁路、工厂、学校、军队、海关、城市建设,对山东的发展寄以厚望;他在山东发表了13次演说和谈话,讲大局、讲民生、讲建设、讲实业救国、讲铁路开发,播下了民主共和的种子。


此外还有两天,1912年8月20日他在夜泊石岛的海上凝望山东,1929年5月27日他在魂归中山陵的灵车上眷恋山东。


1929年5月27日,英灵过鲁。

1929年5月27日,孙中山灵专列在济南火车站停留。


这一天,中山先生的灵榇由北平奉安南京,迎榇专列途经山东。


《滕县各界迎榇宣传大会》


下午6时15分,灵车抵临城

站上月台、出入道口,均搭素彩牌楼。

学生、军警及团体代表按次排列两旁,极为整肃

“四野农夫有辍耕陇畔,直立垂手而鞠躬者”。

下午7时30分,灵车过韩庄,驶离山东。


孙中山眼中的临城劫车案

孙中山


1923年5月6日凌晨2时50分,津浦铁路由浦口开往北京的第二次特别快车在临城、沙沟两站之间的姬庄被劫,车上近百名中外旅客被掳至抱犊崮山区,这就是被称为“民国第一奇案”的临城劫车案。


远在广州的中山先生敏锐地看穿了临城劫车案的本质。在北京及山东的军阀们还纠结于是剿、是抚,怎么剿、怎么抚的时候,他于5月15日对外国记者谈到,“此次临城劫车案,掳中外乘客,系袭老洋人掳西教士受吴佩孚改编国军故智。吴首开此风,令匪党以接洋财神为不二法门,后患不堪设想。祸魁有属,舆论家宜注意。”


1923年,抱犊崮及附近匪巢图。


“老洋人”是河南著匪张庆,他在1922年底曾绑架外国教士及商人20余人后被吴佩孚收编。张庆以外国人为要挟,最终如愿由吴佩孚加以收编。孙美瑶们正是乘着吴佩孚开创的先风,重施张庆的“故智”,劫掳外国人以求改编为“国军”。这就是临城劫车案的本质。从这一点上来说,临城劫车案的罪魁祸首,正是吴佩孚。此时北京的总统黎元洪、总理张绍曾只是傀儡,真正说了算的,是直系北洋军阀曹锟和吴佩孚。


1923年,北京政府、十六国公使团等关于临城劫车案的文电。


而临城劫车案最终收场,确如中山先生所预言,包括孙美瑶在内的3000多人,于6月27日被改编为山东新编旅,列陆军第五师序列给发薪饷,孙美瑶为旅长,郭启才、周天松为团长,其余“杆首”各为营长中山先生的预言到此并没有结東。孙美瑶在谈判收编人数时,让步提出外省同伙可以不招编。


这些未被招编的外省同行们有3000人的一部,在孙美瑶的山东新编旅奉命出山开赴郭里集一带驻防后,返回了孙美瑶空出来地盘抱犊崮,拾起了孙美瑶的老本行,估计是想要再袭孙美瑶的“故智”,再“以接洋财神为不二法门”。


但是他们却再也没有找到孙美瑶那样的机会。而孙美瑶在接防临城的五个月期间,也经常回到抱犊崮,不过他是摇身一变而来进山围剿老相识们的。一直到12月19日他被斩首示众,他的山东新编旅也被遣散了事。



孙中山在山东停留的时间不长,他的革命功绩、他的建设方略、他的伟人风采,历经百年之久,仍然为人们津津乐道。

枣庄人民以多种方式纪念孙中山,表达对孙中山的敬仰、怀念之情。


2013年5月20号,孙中山先生的孙女—孙穗芳博士一行来到山东枣庄,在古城台儿庄参加孙中山先生铜像的揭幕仪式。


2016年11月12日,枣庄首部本土原创历史动漫片《孙中山与山东》在枣庄广播电视台新闻综合频道播出。


本文来源于枣庄市档案馆保管的《孙中山与山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