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2-3181189
info@lnmedia.cn
 
2018年12月03日 16:44:51   来源:枣庄市档案馆

1928年4月中旬的一天夜里,中兴煤矿股份有限公司的驻矿经理胡希林用颤抖的手拨通了设在天津总部的电话。白天发生在办公室里的事情仍旧让他感到心惊肉跳,蒋介石的军需处长俞飞鹏上门强要军饷500万元,事关重大,他必须立即报告总经理朱启钤。此时,一直在枣庄这个小镇驻矿的胡希林根本不知道外面的战争形势早已是瞬息万变、风起云涌。


蒋介石和宋美龄结婚照片


1927年8月13日,徐州一战惨遭败绩的蒋介石在南京发表辞职宣言,宣布下野。下野后的蒋介石很快前往日本争取日本朝野各方势力对他的支持。1927年12月1日,蒋介石与宋美龄在上海举行婚礼,他的政治资本和影响力得到进一步加强。


1928年1月5日,蒋介石宣布复职,担任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主席、军事委员会主席兼国民革命军总司令。 4月7日,蒋介石在徐州下达总攻击令,联合冯玉祥,阎锡山及桂系等力量率70万大军挥师北上,展开二次北伐。北伐军势如破竹,张宗昌率残部向北节节败退。4月10号左右,北伐军连克郯城、台儿庄、郓城、韩庄、临城。终于,蒋介石的军队第二次进驻枣庄,他的军需处长俞飞鹏便迫不及待地闯入中兴公司。


朱启钤也是束手无策,中兴煤矿公司已经全面停产半年之久,连矿上职工的薪水都发不出来,各大银行又借贷无门,500万元无异于天文数字,只能百般推脱。不料蒋介石勃然大怒,立即下令以中兴煤矿“借军阀为护符,希图阻挠军饷”为由,派军需处长俞飞鹏组成“整理中兴煤矿委员会”进矿,强行接管中兴煤矿的营业管理权。


中兴煤矿公司在天津办公大楼


俞飞鹏一面派人进驻总矿工程、煤务、收支等重要部门以及浦口、台儿庄等重要分厂,指挥营业,另一方面,在临城、徐州设立了专门的运销机构,妄图将中兴煤矿的30万吨存煤出售,以动摇公司的经济基础。 除此之外,俞飞鹏还多次致电设在天津的中兴煤矿股份有限公司总部,催促“飞速派出全权代表,限四月三十日来沪,面商整顿办法”。


朱启钤


当这一消息传到天津英租界的黎公馆时,时任中兴煤矿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的黎元洪怒不可遏。他还记得自己最初开始关注中兴公司是在1917年,他刚刚被张勋和段祺瑞从大总统的宝座上赶了下来,从权力的巅峰跌入低谷。1919年中兴煤矿股份有限公司在天津召开第九次股东会议,黎元洪以30203权的股份当选为董事,并被董事会推选为董事长,连任四届。


1922年黎元洪复任大总统,第二年6月就被直系军阀曹锟驱逐,从此再也无意于争权夺势,避居天津,专心实业,担负起中兴公司董事长的职责,参加股东会议,决策重大事项。在这期间,黎元洪将中兴公司的资金扩充到750万元,更注重煤炭开采技术和设备更新,中兴公司不断扩大生产规模,添置新式机器设备,1924年,中兴公司一度煤产量达84万吨,盈利360万元。


中兴煤矿公司


回想起往昔的繁荣景象,黎元洪心痛不已。他一心想把中兴煤矿办好,奈何军阀连年征战,时局动荡不安,枣庄又远在千里之外,他无力现场督察,甚至去年蒋介石第一次强派100万元“二五库券”时,他都力不从心。这一次,蒋介石又要军饷500万,还设立了“整委会”,自己却无力制止,只得派长子黎重光到上海去打探消息,疏通关系,然而各种各样不利的消息不断传来,“整委会”派员接受厂矿、接管经营权、销售存煤,都让黎元洪又气又恼,身体每况愈下,只得委托总经理朱启钤代理董事长。


在这种情况下,朱启钤召开了一个紧急会议,研究如何应付这个事情。因为当时俞飞鹏限期叫人抓紧派人来谈判,朱启钤主持召开会议,定了两个决议,一是指派罗义生、张仲平为谈判代表,谈判先不要直接跟俞飞鹏接触,先到处去做做工作;二是临时先应付着,据理力争,拖延时间。


中兴煤矿公司全景图


按照会议部署,罗义生与张仲平并没有立即前往上海与俞飞鹏谈判,而是开始四面奔走。他们首先积极争取公司债权人的支持。当时,中兴煤矿公司共欠债500万元,主要的债权人是华北财阀的北四行系,即盐业银行、中南银行、大陆银行和金城银行,以及属于江浙财阀的南五行系,即中国银行、交通银行、上海储蓄银行、浙江兴业银行和浙江实业银行。


中兴公司与南北各个银行签下的契约中规定:中兴公司所欠债款,“以矿厂现存煤50万吨交经理银行保管,公司在担保煤50万吨内,起运时每运1吨拨存银行还本基金6元,在担保煤50万吨外,每运售煤1吨照提2元,按月拨交经理银行作为债券付息基金……”换句话说,中兴公司的矿产,就是所欠银行债款的担保品。


现在,蒋介石委派的“整委会”竟然接管中兴公司的营业权,标售公司存煤,直接危及到银行财团的利益,将使银行财团的债务回收有落空的危险。因此,各银行全力支持中兴公司,并联名致函农矿部及“整委会”,申明“所有该矿现存煤斤,系担保债券之抵押品,在敝行依约保管之内”。同时,南北银行财团认为,必须找一个有权有势的稳妥之人出面说情,来疏通与蒋介石的关系。经过几番讨论,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钱新之。


钱新之


钱新之是江浙财团的首领之一,中南、大陆、盐业、金城等四大银行联合准备库主任,交通银行和浙江兴业银行常务董事,上海商会会董。钱新之不但是金融界的风云人物,同时又是政学系的主要人物,政学系是当时国民党内部一个重要的派别,深受蒋介石倚重。1927年,钱新之担任国民政府财政部次长,署理财政部,是蒋介石的财政顾问。


1928年4月下旬,钱新之致电蒋介石,要求保护中兴公司矿产,允许中兴煤矿公司自行销售存煤,不得由“整委会”变卖。蒋介石果然卖给钱新之一个很大的人情,同意了他的请求。同时,钱新之又多次与“整委会”进行磋商,说中兴煤矿公司已经债台高筑,索要500万元只等于缘木求鱼,最终将500万军饷降到了100万,这个消息让朱启钤和病重的黎元洪都感到了些许的欣慰。然而,这100万元限期5月底一次性交清,中兴公司又该去哪里筹集这笔巨款呢?


-  本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