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2-3181189
info@lnmedia.cn
 
2019年03月11日 09:44:22   来源:枣庄档案馆

“泥与火艺术”的守望者  王飞龙摄


很久以前,枣庄齐村街有个黑砂壶店,老板姓刘。因为他的胡子长,人都叫他刘胡子。刘胡子家祖祖辈辈靠烧黑砂壶养家糊口。黑砂壶外表粗糙,不结实,容易碎,是本地的土产品,价钱也很便宜,一个小铜钱就能提上一把。一般都是些穷人才使用,有钱的人家,连看也不看它一眼。刘胡子的买卖也不好,日子过得也够紧的。



这一天,刘胡子刚打开店门,就走进来一位远路来的老人。他拿起一把砂壶看了半天,连口称赞说:“好壶呀!好壶!"”刘胡子说:“你老买一把吧?这壶冲茶喝好着来!夏天盛茶不变味呢。”


老人笑着对他说:“我从京城而来,就是打听着此地土产黑砂壶好呀。”


工匠在制作黑砂壶


刘胡子一听,透高兴,忙问:“老人家,京城里的人家喜欢用这砂壶吗?”

老人说:“是呀,是呀,这黑砂壶是京城里极缺的货,我是特意来买的。

老人走后,刘胡子心想:我这儿一天卖不了几把,穷日子实在难熬,不如推一车,去京城里碰碰运气。


刘胡子主意拿定,就辞別了妻儿老母,装满了一独轮车黑砂壶,又带上了干粮,进京去了。


刘胡子推着黑砂壶一路上翻山越岭,昼行夜宿,紧赶快赶,走了三七ニ十ー天,抬头一看,北京城楼已不远了。刘胡子心想:这下,可算来到京城了。喜得他胡子直翘,推起小车一阵风,不觉来到一座小桥上。



说也巧,对面来了一伙衙役,前呼后拥地抬着两顶轿子,急冲冲地来到了小桥上。刘胡子推着一独轮车砂壶,满满当当地,像两座小黑山,左右难躲。这时,轿子已行到桥顶,一个衙役跑去,对轿子里的太师爷说:“太师爷,桥上有一车夫。”太师爷怒气冲冲地叫道:“踢开!”小衙役狗仗人势,指着刘胡子说:“好你一个大胆刁民!敢挡老爷的道,去你的吧!”


一脚把刘胡子连人带车踢到了桥下。只听“咔嚓”、“扑哧”!稀里哗啦一阵响,一车子黑砂壶摔成了一堆碎片片。桥下没有水,刘胡子慢慢爬起来,扶起了独轮车,擦擦头上的血,收拾着碎片。没想到,车下还有二只完好无损的黑秒壶。看着自己辛辛苦苦推来的砂壶就剩二只,双手抱着砂壶痛哭了起来。想起了家中忍饥受冻的老母和妻儿,看着眼下的砂壶,只觉得心如针扎,一心想寻短见,拿着车绳就去上吊。


刚才过桥的那一队人,前一轿子里抬的是太师爷,后面轿里抬的是看病的先生。说是娘娘得了重病,名医用了多少,多少方子都不见效,太师爷特从乡间请来这位老中医。方才过桥之事,老中医在轿子里看的一清二楚。


老中医忽然记起了自己去齐村街老板那儿买壶之事,不由地心里一惊,心中挂念着跌在桥下的卖壶人。老中医给娘娘诊过脉开了药方,就说:“此药需用黑砂壶煎熬,才能见效。”就告辞了。刚来到桥上,见有一人上吊自尽,急忙救下,老中医说:“你记住,这黑砂壶你要价100两黄金,少了不卖。我这有些碎银,你先去前面住店吧。”刘胡子双膝跪下,感恩不尽。


话说皇上一听娘娘病有治,需用黑砂壶熬药,忙命人四处买黑秒壶。皇宫里的大小官员走遍了京城的大店小铺,也没有买到,就对皇上说:此地买不到先生说的那种黑秒壶。皇上降旨:“买不到黑砂壶,相关人等都拿头来见。”吓得个个面如土色,只好四处去找。王五和张六两个官员,黑夜间打着灯笼到处找。


忽然,王五想起来了,说:“老兄,你记得那天在桥上,那车夫推着的好像是黑砂壶吧?”张六仔细一想,说:“对,记起来了,准是。”


两人急忙忙来到桥下,用灯笼仔细一照,黑砂壶变成了一堆黑片片,气得两人直叫苦。


两人鼻子酸,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起来。夜深人静,远处传来了一声声独轮车的吱呀声,王五和张六来了精神,紧赶慢赶,撵上了推车的人。他俩仔细一看,竟是卖砂壶的人推着车子,车上放着两把完好无损的砂壶。这下,可把王五、张六喜坏了。


王五说:“车夫!这砂壶是我要用的,快拿来吧。”


刘胡子一看,正是那个把推他下桥的衙役,那气就不打ー处来。拿起车子上的砂壶,说:“想要我的砂壶,做梦!”张六说:“给不给?不给,老子要抢了。”刘胡子两手高高举起砂壶。王五刚要动手,只听“啪”地声,刘胡子左手举着的壶摔在了小车上,摔碎了。


这一摔,可吓坏了王五、张六,他俩忙跪在刘胡子的脚下。说:“好老爷!可别再动火了,你这壶走遍京城无处买。这是给娘娘熬药用的壶,你老出个价吧?”


刘胡子说:“俺这个壶要100两黄金。”

张六说:“呀!这么贵呀!”

刘胡子气呼呼地说:“嫌贵?嫌贵我不卖了,我要听响。”

“别,别摔了!好老爷,这壶就是我俩的头,要留不下,我俩要拿脑袋去见皇上。100两黄金,买了。”



谁知,娘娘用了黑砂壶熬药服用,还真见效,大病也好了。

皇上龙颜大悦,要摆酒设宴,重赏给娘娘看病的先生和太师爷。宴席上,众官人都称赞先生是妙手神医,齐赞扬太师爷有眼力,请了个神医。这时老中医站起来说:“众官人过奖了,娘娘的病体康复,实是多亏了跌于桥下的车夫。是这人千里迢迢送来的熬药壶,方才救得娘娘的命,我实在无颜领赏。”

太师爷正乐得红光满面,得意洋洋。听老中医这么一说,惊出了一身冷汗,惟恐揭出了他桥上害民之事,吓得灰溜溜地退出宴席。


文中图片来源:网络资料

参考馆内资料:枣庄民俗

原题:齐村黑沙壶的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