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2-3181189
info@lnmedia.cn
 
2019年12月09日 11:17:02   来源:鲁南传媒网

《印象鲁南·城市记忆》之《寻找老桥》(3

 

【字幕:台儿庄区涧头村集镇】

【字幕:枣庄市台儿庄区涧头集镇老宅子村村民 魏明礼

 

【魏明礼 自述:

我一生就爱看书,碰上书就买。那屋还有一箱子,那一箱子呢,就是说看过,过时了。你望 ,我的书都在这儿呢,实际上。】

 

解说:

今年85岁的魏明礼是老宅子村方圆数十里有名的高人,人们选吉时看日子都爱来找他,据说一万两千年之内的阴历阳历日子转换他张口就来。

【访谈同期声:

魏明礼:哪天星期几都在这顶上呢!

记者:哦,这是你自己做的?

魏明礼:唉,这是我绘的一张表。这张表呢,跟普通信息弄到一道,能过一万二千年,哪天星期几都在这里头呢!有人不信,这不都在里头了,一张表。

记者:那您研究过村东头那个桥吗?研究过那个桥吗?

魏明礼:桥我研究它干嘛,我就是记,碑得让人扒了,没有研究它。咱就去找找这通碑去,这通碑呢,是落在前头程庄了,你一般问年轻人他都不知道。】

【出片名:《寻找老桥》(3)】

解说:

老人把村东头的那座桥叫做颜大桥,他说关于这座桥的所有故事都刻在原先立在桥头的一通碑上,而这通石碑在文革时被人砸了拉去附近东程庄修桥。前不久,他听说那块碑已经从桥上拆了下来,所以一见到我们就兴致勃勃的表示,要带我们尽快找到它。

【字幕:本期特别推荐老桥 颜大桥 龙须桥 花桥 草桥】

【字幕:老桥位置  颜大桥:枣庄市台儿庄区涧头集镇东程庄东与206国道平行 横跨伊家河荒草沟】

 

【访谈同期声:

魏明礼:就待这儿呢。

记者:就在这儿呢。

魏明礼:(碑)就是树在这儿的。(当年)因为这条河,四面庄上这些年轻人都好上这桥上来洗个澡。这一等发大水,桥上站着很多的人。我是常事,经常上这儿来这个碑我那是经常见。我就知道文化大革命叫人拉走了,我心中有数。我寻思这是古物叫人破坏了,我这心中都有猜想。

记者:您刚才说这个桥上还有栏杆?

魏明礼:嗯,有栏杆,栏杆是石头柱子。我(刚)记事的时候那个栏杆都已经不完全了,就是我记事的时候,就是国民党的汽车,都在这儿南北跑。向徐州去的。

记者:哦。

魏明礼:是一条大道。】

解说:

当年车水马龙的大道早已被世人遗忘,四面村庄的年轻人曾经欢聚在老桥上的场面却深深地镌刻在老人的记忆里。现在,他就要带着我们一起,去与那座老桥湮没已久的故事重逢。

【字幕:中国钱币学会会员 枣庄市台儿庄区古币收藏家吴兆明

【访谈同期声:

村民:看看顶上有没有字——

魏明礼:写着颜大桥。

村民:那面字大。

村民:这上冻。

记者:哦。

村民:这是需要化冻。

村民:那得写多大的颜大桥。】

 

解说:

这是石碑上最清晰的两个字。

【访谈同期声:

村民:那面写的字可大了

魏明礼:可大了,那那那那就是的,就是得翻过来,你骑车上咱家去拿锹去。

村民:冻着了,你弄。】

解说:

天太冷,这块碑被结结实实的冻在地上翻不过来,我们到底没能看到它的那一面。

【访谈同期声:

记者:这钱范是陶的吗?

吴兆明:对,是陶的!

记者:用它来铸铜钱?

吴兆明:对。

记者:您经常这样爬上爬下的吗?】

解说:家住台儿庄的古币收藏家吴兆明,二十年前开始亲手拓当地的石碑

【同期声

记者:我给您拿着。】

解说:

他拓过的那些石碑,很多都是和桥有关的。

【同期声

 记者:同济桥是个什么桥?】

解说:

吴兆明告诉我们,台儿庄的老桥至少有100多座,他去拓过石碑、保留了碑文的,只是其中很少的一部分。

同期声

吴兆明:碑文都没有了,这个可能也没有了。】

解说:

一般来说,修建木桥草桥的花费较少,这类桥尽管为数众多,却不会立碑。

【字幕:收藏夹  中国钱币学会会员】

【吴兆明 访谈同期声:

吴兆明:木桥,台儿庄向江苏去的现在的台儿庄大桥,原来是一孔的木桥。古城的小北门当时就是往兰陵方向去的

记者:嗯。

吴兆明:那也是木桥,铁路桥有的都是木桥。四几年的时候,我们家住的北边就是木桥。

记者:嗯。

吴兆明:就是在在花桥的东边一点,有车来了,我就趴那个桥梁上,斜撑子的木头上上里面听那种桥的震动声,感受也很好。小时候没地方玩。

记者:哦。

吴兆明:那就是木桥。

记者:嗯。

吴兆明:台儿庄有草桥,就是树桩搭上,上面铺上那种叫秫秸是吧?

记者:哦。

吴兆明:然后上边铺上草。

记者:那结实吗?

吴兆明:不结实,就是临时的应急,像农村有水沟,到夏季水涨了就临时应急。那也叫桥,叫草桥。草桥在台儿庄还挺多,偪阳城那地方,那个徐楼,徐姓修的,《峄县志》上还有记载。

记者:哦。 为什么一个草桥能记到《峄县志》上?

吴兆明:可能修的很大。

记者:哦。

吴兆明:可能延续的时间也很长。】

解说:

相比较而言,砖桥石桥修筑起来花费要大得多,而且往往要举众人之力,或者数代人全力以赴方可成功,所以石桥也会被人们看做是一种永久的、纪念性的建筑物,桥头的一通记事碑,自然成了石桥的标配。

【字幕:花桥原址】

【访谈同期声:

记者:您拓过碑的最早的(桥)是在唐代?

吴兆明:对,唐代。它在马兰,是黄姓人家修的,公元806年。为什么叫龙须桥呢?就是桥修好以后,他栽的一些垂柳…都放到那河里面,垂到河里面,像龙的须子一样随风摇摆。

吴兆明:慢慢,慢慢的就把它叫成龙须桥。

记者:哦。

吴兆明:这个桥是比较早的,花桥就是台儿庄的,从台儿庄出去,往峄县方向去的一个主要通道。花姓人家修的,元代修的。台儿庄有个秀才叫胡小鲁,他的后人在他一个诗抄里边(发现)有那个碑文的记载。他那个孙子是重孙,后来把碑文转给我了,但是里边残缺不全。花桥的碑文,就记载当时修花桥的一个过程吧。花桥的典故很多,因为这个只要有桥,桥上的故事就很多。】

解说:

自小在台儿庄花桥边长大的吴兆明,攒了一肚子关于桥的故事,这些故事,和碑文一起,让那些已经消失在岁月中的老桥在他的讲述中一点点复活。

【访谈同期声:

吴兆明:有娘俩在台儿庄住,孩子去打鱼,等到夜里面,在那儿自己喝酒。好像 喝着喝着有个人说,大哥大哥,我喝一口可以吧?可以,喝吧!两个人就在那喝了。喝完以后人没有了,他就回家了。这样连续好几天,后来就说,光跟着你喝酒不行,你明天夜里你来撒鱼,我给你把鱼赶过来。这就一种传说吧。他每次都撒到很多。

记者:哦,每次都打捞很多鱼。

吴兆明:打捞很多鱼。就是那个 ,来呢就是这一天又来喝酒了,说的,我明天不能给你赶鱼了,我要去投生,明天来一个在这洗衣服的,我要把她替我。】

解说:

打鱼的后生自然明白水鬼话中的意思,第二天他就拦住了在花桥边上洗衣的女子,这样的事情接连发生了几次之后,终于被阎王窥破了玄机。

【访谈同期声:

吴兆明:就说那样吧,封你一个鬼集主,就在这里逢集,你当个主人吧!

记者:鬼集的主人?

吴兆明:嗯,对。这是一种花桥的一种传说。花桥呢在任何史志上都没有记载,包括《峄县志》《兖州志》《济宁志》都没有记载。】

【字幕:已消失的老桥  龙须桥  修建年代:唐 已拆除

位置:台儿庄区马兰屯镇

花桥    修建年代:元 已拆除

位置:台儿庄古城北

草桥    修建年代:清 已拆除

位置:台儿庄区涧头集镇】

 

解说:

民间故事影响再大也未必会让一座石桥有机会载入史册,如果当年胡小鲁没有抄下花桥的碑文,如果吴兆明也认为这些传说是怪力乱神,我们恐怕真的会和这座从元代到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真实存在过的老桥擦肩而过或者永远错过。

【字幕:找桥热线  0632-5362777】

 

【字幕:伊家河】

【吴兆明 访谈同期声:

记者:哦,那天我们去的是涧头西边。

吴兆明:西边那个叫什么桥?

记者:西边那个叫颜大桥。

吴兆明:哦,颜大桥。

记者:就是我跟您说那个。

吴兆明:颜大桥是刘庄大桥那儿。

记者:对对对,刘庄大桥向西,就紧靠着刘庄大桥。

吴兆明:颜大桥没有任何记载。

记者:吴老师,您知道是什么情况吧?

吴兆明:嗯。】

解说:

吴兆明决定去一趟,他想亲眼看看那通碑。我们也联系了台儿庄涧头集镇文化站,必要的话,一起把石碑翻过来。

同期声

村民:以前修桥的时候它就是从地里拉来的】

解说:

虽然魏明礼老人不在现场,但是他早已让家人将石碑清理干净,所以这次石碑还未翻动,吴兆明就看出了头绪。

【吴兆明 访谈同期声:

吴兆明:这是姓周的。

记者:哪有?

吴兆明:你看,周三公。

张涛:哎哎哎。

吴兆明:姚夫人,姚孺人……

张涛:哦对,孺,一般都是孺。

吴兆明:这不是桥的碑。

张涛:对,这是人。

吴兆明:这不要看了,不要翻了这是墓碑。

记者:那就是说那个桥它不是清代的时候建的?

张涛:不是,建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建的。但是那个桥,老。以前那石头都是远处拉来的,咱这儿没有那样的石头。

记者:你们最早建那座桥是什么时候?

张涛:这咱哪知道去。不知道

记者:刚才那个颜大桥和太平桥在一条河上?

 

【字幕:台儿庄区涧头集镇 宣报站站长  张涛】

【张涛:对,它是原来那个老运河,就是直接顺这往那去的,往邳州那去的。它不走,不经过台儿庄那边

记者:

张涛:后来才改道那边的。这个实际上……】

解说:

张涛所说的运河是伊家河,始凿于清乾隆二十二年,即1757年。如果说当年路经台儿庄古城的迦运河主要功能是航运的话,伊家河这条运河最主要的功能就是泄微山湖之洪。但因工程标准低,入运河口狭窄,河水时常漫溢。1956年到1963年,伊家河先后经过四次治理,调集民工超过124千人。

字幕:珈运河(现韩庄运河)  伊家河

【访谈同期声:

吴兆明:这片吧,这片就是河。这盖房子这些都是河。

记者:你们现在住的这些地方原来都是河道?

村民:唉,对对对对。】

 解说:

无论是因为灾难,还是因为治理,河道变成村庄,都是完全有可能的。

字幕:老桥名称 颜大桥;曾用名颜子桥;始建年代:唐代

老桥位置 台儿庄区涧头集镇东程庄村

字幕:找桥热线:0632-5362577  Emailzzcjda@163.com  欢迎提供您身边的枣庄老桥线索以及老桥背后的故事,谢谢!

解说:

古人修筑运河,往往是利用已有的河道,因势利导,伊家河这条运河的出现应该也与当地原有的古代河流密切相关。砖石结构和曾经居于交通要道的地位令这座桥至今不朽,虽然它已经老的几乎没有人知晓身世,但仍然有人牵挂着它,希望保护它,让它能够继续见证着身边的沧海桑田,以及一代又一代人的喜、乐。

(全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