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2-3181189
info@lnmedia.cn
 
2021年09月13日 10:55:18   来源:枣庄档案
在台儿庄大战纪念馆珍藏着抗战英烈赵克的几件文物:遗像、家书、胸章和其父亲写给云南省政府的信。这些文物真实地记录了同胞兄弟连长浴血抗战的英勇事迹。1938年4月,来自云南昭通的同胞兄弟连长赵继昌和赵克奋战在台儿庄战场,弟弟赵克战死,哥哥赵继昌背着弟弟的骨灰继续战斗,后来负了重伤。战后,赵继昌背着弟弟的骨灰,历经千辛万苦,回到云南老家。

2021年4月4日,昭通籍抗战老兵赵克、赵继昌铜像入住台儿庄古城

兄弟连长同上战场

1937年10月5日,云南省新组建的国民革命军第60军将士在昆明巫家坝隆重举行出征誓师大会,云南省主席龙云亲自前往看望检阅并宴请即将出征的60军将士。第二天,60军四万将士出滇抗战,昆明数万民众前往金碧街为子弟兵送行。

60军在北教场誓师出征抗日
在行军的队伍里有两个同胞兄弟,同在542旅1084团担任连长,哥哥赵继昌是第六连连长,弟弟赵克是第一连连长,祖籍是昭通市盐津县串丝箭坝村人。在出征前,兄弟俩回到家里,与父母辞行。年迈的父母听说两个儿子都要出征抗战,可真有些舍不得。可是通情达理的双亲也知道,没有国哪有家啊?在兄弟俩临行前,母亲含着热泪拉着他们的手说:“你兄弟俩这次出征打鬼子,我和你爹都支持,可要同去同回啊。三啊,你是哥哥,可要照顾好弟弟啊。”赵继昌看着父母殷切的目光,热泪顿时流了下来,点了点头说:“娘,你放心,我一定把弟弟带回来。”60军由云南经贵州进入湖南,徒步行军40多天,长途跋涉2000多公里,到达湖南常德集中待命。原准备参加南京保卫战的60军,在南京沦陷后,又奉令折返南昌,经九江溯江上驶,于1938年1月到达武汉。在武汉部队进行增编、培训,补充弹药装备。1938年4月8日台儿庄大捷后,中日双方集结重兵于鲁南,台儿庄战役第二阶段拉开序幕。60余万中国军队集结在鲁南,准备与日军决战。日军也调集30余万精锐军队,分六路向徐州迂回,欲歼灭中国军队主力。形势危急。李宗仁致电蒋介石,指调60军增援。60军接到命令后,于4月19日搭车北上民权、兰封集结,20日夜到达指定地点,乘火车向台儿庄开进。

60军进入阵地前敌我双方态势示意图

弟弟赵克壮烈牺牲

1938年4月22日上午,60军先头部队183师在车辐山车站下火车后,即通过运河浮桥,向东庄、邢楼、五圣堂方向前进。在行军中突然和日军遭遇,发生了激烈的战斗。据赵继昌回忆“敌人的炮弹如下雨一样打来,当时虽然情况不明,但我军士气非常旺盛,毫不畏惧地继续前进。那天是我们183师当前卫,首当其冲,所以损失特别大

中国守军在台儿庄外围阻击进犯的日军

敌人是日军第五师团坂本顺旅团和第十师团一部,在数十辆坦克的掩护下,几路并进,疯狂扑来。因为云南山地较多,滇军在平原作战还不是很习惯,更何况大多数官兵还是第一次见到坦克。战士们面对这个“庞然大物”的到来,先是用机枪扫射,却连皮毛都没能伤到。有的战士甩出了手榴弹,在爆炸后,坦克仍然“轰隆隆”地往前压了过来,滇军官兵们成片成片地倒了下去。赵克见状,高喊“弟兄们,上刺刀,揭开手榴弹盖,跟我来,冲呀!杀!活捉铁王八!”战士们成班成排地端着步枪冲了上去。他们以小组为战斗单位,各自围住一辆坦克,用血肉之躯和枪刺迎击疯狂的日军坦克。这种舍身的壮举令鬼子恐惧万分,将滇军士兵惊呼为“云南猴子兵”。所谓“猴子兵”是指滇军战士像猴子一样机灵,成串地爬上敌人坦克。士兵们连忙把手榴弹绑成几捆,等坦克开到面前时,他们就将这束手榴弹塞进坦克底下,有的人干脆抱着手榴弹滚到坦克车下,与这钢铁怪物同归于尽。一声声巨响之后,几辆坦克被炸毁了。

台儿庄大战中被我军击毁坦克车

从4月22日到24日,1084团官兵们坚守五圣堂和火石埠阵地,誓死不退,双方展开拉锯战,阵地得而复失失而复得,连续几天的拼杀,双方的恶战直杀得尸横遍野,满地鲜血浸透了黄土。24日早晨8时,183师542旅奉命向五圣堂进攻,夺回失去的阵地。少将旅长陈钟书身先士卒,冲在最前面。经过浴血拼杀,夺回了五圣堂阵地。可是陈钟书旅长在与日军拼杀时,被日军阻击手击中,壮烈殉国。副旅长马继武代理旅长指挥部队坚守阵地。日军为夺回阵地,对五圣堂阵地炮击一个多小时后,在十几辆坦克的掩护下疯狂扑上来。赵克指挥全连英勇杀敌,连续打退了日军的7次进攻,最后在与日寇进行白刃肉搏战中壮烈牺牲,年仅24岁。

陈钟书及遗书

 背起弟弟的骨灰继续战斗

日军在60军的拚死抵抗之下,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终于败退下去。一天的激战,部队的建制已经完全打乱,战场上官找不到兵,兵找不到官。赵继昌听说弟弟在冲锋时没有回来,在黑暗中他只身前往营救。入夜,赵继昌在战场上呼喊着弟弟的名字,但是没有人答应。他几次滑倒在血泥里,发疯般在死人堆里寻找弟弟。他东一头西一头,扒拉来扒拉去,手都划破了,终于在死人堆里找到了弟弟的遗体。赵继昌把赵克的遗体从硝烟战火的土尘里扒出来,在弟弟的衣袋里发现了一封未寄出的信。

赵克家书

赵继昌借着战场的火光看着这封信:“慈爱的双亲:现在我们已经加入台儿庄战场了。儿已抱定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去和敌人肉搏。此后战场上的消息请您老人家不要担心,同时亦怕不可多得了。伯父以及三、四姐、惠珍等各处的信,情况上也不许可我安静地一一问安。飞机不住在抛炸弹,大炮不住在咚咚的响。不写了,敬祝福安。不肖儿师韩(赵克又名师韩)跪禀,四月二十日于台儿庄投。”

赵继昌看过信后,抱着弟弟的遗体痛哭了一场,赵继昌忘不了临出征时母亲含着热泪的叮嘱。可如今弟弟不见了,如何向父母交代啊?他抱着弟弟的尸体在夜幕中走回到阵地,从村子的废墟中把被火烧过,但还没有烧尽的木头抬来架在一起,在大火中把弟弟火化后,用绿色军用帆布袋装好弟弟的骨灰,背在了身上。暗下决心:我一定要把弟弟背回家!就是骨灰也让父母看一眼。

赵克出征前赠友照片。照片背面写有“为民族奋斗,为国家牺牲”等赠言

第二天天刚亮,日军的进攻又开始了。赵继昌背着弟弟的骨灰在阵地上继续与日军奋战,周围的弟兄死伤的越来越多,建制已经不存在了,士兵都是不同的营和连,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但大家抱定“与阵地共存亡的信念,只知道与日军拚命搏斗。一天的战斗又过去了,部队已经往下撤,但赵继昌没有接到命令,仍然坚守在阵地上。到了夜里,日军已经占据了他周围的所有地方,探照灯扫来扫去,他最后被日军发现了。赵继昌开枪击灭了探照灯,在夜色中突出了日军的重围。他盲目地跑着,不知道部队在哪里。突然他听到了云南话的声音,他惊喜地跑了过去,见到了184师的师长张冲,当张师长得知他才从阵地突围出来,就让他先坐下休息一下再去找部队。赵继昌说,陈旅长已经牺牲,团长、营长也不见了,弟兄们都被打散了,不知道到哪里去找部队。张冲对他说,现在的旅长由马继武接任,并给他指明了542旅所在的位置。赵继昌找到自己的部队后,知道营长也牺牲了,新任旅长马继武指定他代理营长。马继武命令他带队抢回火石埠阵地,他拍着赵继昌的肩膀说“老弟,多辛苦一点,我是记得你的。”赵继昌又带领全营拼命把火石埠阵地夺了回来,他决心与阵地共存亡,已无生还的念头了。坚守了四天,宁死不退。到4月28日下3时,全营仅剩28人,赵继昌也负了重伤,被士兵背下火线,在运河边遇上师长高荫槐。高荫槐让赵继昌转到后方医院治疗。

烈士魂归故里

后来,赵继昌一直背着弟弟的骨灰到了汉口医院疗伤。当时,武汉的一家报纸刊出了标题为《难兄难弟》的报道60军某团有弟兄两人,分别担任两个连的连长,在鲁南战役中一死一伤,哥哥背着弟弟的骨灰作战。并誉为难兄难弟……”。在汉口医院疗伤后,赵继昌奉命跟随官长回云南办事,并将骨灰背回云南老家。到家后,赵继昌“噗通”跪倒在父母面前,捧起弟弟的骨灰说道“爹、娘,我把弟弟带回来了!”赵继昌父母此时的心情是悲喜交集,悲的是四子阵亡,喜的是三子尚存,并带回了骨灰。后来赵克的骨灰寄存在江西会馆。

档案中的赵家兄弟事迹

1938年10月,滇黔绥靖公署筹办60军阵亡将士追悼大会。赵克父亲赵伯勋闻讯后,将赵克牺牲和骨灰回滇经过写成信函,经第60军补充兵管理处处长王炳章转报到绥靖公署主任龙云处。笔者在云南省档案馆查阅了这件“滇黔绥靖公署对云南军需局等按政府统一规定办理60军合葬抗日将士赵克、陈保祥的训令”。此档案中,记录了王炳章转呈的市民赵伯勋申请函,函中称窃国民第四子赵克,充六十军一八三师五四二旅一0八四团第一连连长,随军出发抗日,于二十七年四月二十三日,鲁南会战,于五圣堂之役,以身殉国。第三子赵继昌闻耗,前进救弟,得其尸不忍弃之,适当敌攻击甚急,挥泪亲焚弟尸身,拾其遗灰负之,复前进抗战……”此件还附有赵克遗像、遗书及胸章各一件。后来,赵克的骨灰葬于北教场陆军墓地。
参考馆内文献:
《台儿庄运河文化 》2021年第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