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2-3181189
info@lnmedia.cn
2018年11月26日 17:31:32   来源:北京青年报

近日,浙江工商大学的75名学生从杭州到宁波,经历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城市生存挑战。两天一夜中,他们不带手机、不带钱,通过打工获取收入解决食宿问题。在这场挑战中,有的小组一天收入约1800元,12人住进四星级酒店套房,也有小组一天收入500多元,只能挤一个小房间,4人睡床8人睡地板。

学生挑战无钱无手机城市生存

成员需赚钱解决全队食宿问题

11月17日,来自浙江工商大学未来企业家俱乐部的75名学生从杭州坐大巴抵达宁波,进行了一场为期两天一夜的城市生存挑战。按规定,这些学生不带手机和钱,分成6组被投放到宁波的不同地点,每组有4名领队,还有6到8名成员,成员需赚钱解决全组人员的食宿。领队不参与打工赚钱,主要负责与组员联络、突发情况处置,并确保组员人身安全。

其中一名领队陈晓冰告诉北青报记者,他们17日上午到达宁波,各小组成员开始找工作,比如在餐馆当小时工,在商场推销产品,到酒吧当服务员,帮教育培训机构拉客户等。“此次活动遇到当地下雨,虽有心理准备,但一些店也比较冷清,也不需要小时工。一般来说,女生比较好找工作,因为这些工作比较适合女孩子。”

对于此次挑战的规则,陈晓冰称,在出发前一晚的动员大会上就提醒过大家,不能带手机和钱,如果在宁波有同学,不能提前请求帮助,也不能过多求助领队。“在小组中,每2到3个人会有一个领队跟着,每个组员身上都带着领队的名片,组员移动时领队会陪同,工作时领队也会在附近,如遇到突发情况可借手机联系领队。领队会全程关注组员人身安全,如有成员出现意外、有危险,我们会停止整个活动。”

参加此次活动的赵豪平告诉北青报记者,此次活动手机要留在寝室不能带走,出发前要先跟家人交代,“我给父母打了电话,他们都挺支持的,出发前也发了朋友圈说那两天可能得‘失联’。”

有队伍住四星级酒店套房

也有队伍12人挤一间房

据陈晓冰介绍,在这次活动中,每个小组都有自己的名字,情况比较好的是“子孙满堂队”,这队有人一天打两三份工,整个小组赚了1800元,当晚住进四星级酒店,而情况比较差的是“晚上要住五星级队”,组内4名男生都没找到工作,整个小组赚了500多元,12人挤在一个小房间里。

陈晓冰说,赚钱多少除了跟找工作情况有关,也跟小组投放地点有关。在挑战开始前,社团人力部门就提前一周到宁波踩点,确定了6个不同投放地点,最终被投放到哪里由抽签决定。“赚得最少的小组被投放的地方比较偏僻,周围不繁华,工作机会少。”

“子孙满堂队”的组员金鹭告诉北青报记者,第一天打完工集合已经快凌晨了,他们选了一家酒店的套房,总共花了400多元。“第二天没再打工,中午吃了麦当劳,从来没发现麦当劳那么好吃,赚的钱基本都花光了,还给其他队也带了些吃的。”

“晚上要住五星级队”的组员邓雯雯说,他们到达宁波时大约上午九点,直到当天下午2点,她和另一名组员才在一家花店找到了工作,一直做到晚上10点,每人赚了80元。当天中午没钱吃饭,一家自助寿司店为邓雯雯和另两名小伙伴提供了免费午餐,而晚饭则是花店老板请客。

17日傍晚,邓雯雯组里的4名男生还是没找到工作,小组决定用4元一支的价格从花店买10支玫瑰,让男生们去卖。“有买花的人听说我们在完成挑战任务,有的一支花给了66元,有的给99元。最终,我们小组总共赚了585元。”

17日晚,邓雯雯和组员集合时已是晚上12点,花了240多元订了一间房,“地方比较偏,也没什么选择,床上睡4个人,其他8个人睡地下。”第二天是团建时间,不再打工,因前一天钱赚得最少,“晚上要住五星级队”的组员7点半前就起床了,最早在群里发了集体合照,赢得了免费早餐。

有人更敢于跟陌生人交谈

有人买贵的东西犹豫了

对邓雯雯来说,在这次挑战中,最难的是迈出第一步。“我们在街上走了很久,走马观花地看,不敢去问要不要招人。”

邓雯雯告诉北青报记者,这次挑战虽然比较苦,但跟组员在一起很开心,也感受到社会上还是有很多好心人。“我们都来自社团的不同部门,平时也不熟,但经过这次活动同甘共苦,关系更亲近了。之前遇到陌生人都不敢交谈,现在敢了,希望下次可以以领队身份再参加挑战。”

赵豪平表示,这是他第一次打工,切实感受到钱不好赚,他所在的“地表最强战队”总共赚了800多元,住宿是找比较便宜的宾馆,4间房住一晚花了500元,吃普通小餐馆也是算着钱花,与老板砍价,还求人家送小菜。

赵豪平说,“平时出去玩、吃、住,我不会砍价,家里一个月给2000元生活费,还算宽裕。但现在想买比较贵的东西也会犹豫,本来想换块新手表,也不好意思问家里要钱,旧的还能戴一两年”。

陈晓冰说,社团开展城市生存挑战活动的初衷是为了社团团建,也希望参加的成员能走出舒适的校园环境,真正进行社会实践,在活动中深入认识自己,发现自己的缺点。“参加活动的除了领队,都是大一学生,也希望他们明白,以我们现在的素质和能力,要走进社会就业还是很困难的。”(记者 李涛 实习生 戴幼卿 李伟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