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2-3181189
info@lnmedia.cn
 
2019年03月11日 09:46:27   来源:枣庄档案   作者:丁兆如

祖孙情 孔祥炜


以前的农村虽说清贫闭塞,但是乡村生活却也多姿多彩,不像现在每天对着手机电视。以前的乡村虽然多破旧的瓦房,但是家家户户都住得满满当当,不像现在光鲜奢侈的楼房里却是空无一人。

记得在我小的时候,农闲,特别是挂锄的八月九月,年前年后的腊月正月,常有民间艺人,游走在枣庄的乡间陌里。


在五、六十年代这种职业还是正规的拜师认派的,而现在时代在飞速发展,养猴子是需要很多复杂的手续,国家政策也越来越限制对野生对物的个人饲养,所以这种街头耍猴人,在以后终归是要消失。


说大鼓,弹弦子,耍猴,拉洋片,变魔术,杂耍等等,可谓三教九流,悉数登场。艺人们无不长着灵牙利齿和有力的腰脚,说起来耍起来果真比一辈子都栽在地里的庄稼汉子厉害。


集镇文化蓬勃发展


单拿我们小孩子来说,杂耍是最有吸引力的。干这行的多则四五个人,少则三两个人,有男有女,有文有武,大都以家庭成员或师徒的关系游走乡里。到一个村,选片开阔的地铛铛铛一通锣声就能把全村的人吸引过来。逢饭时,男劳力端着碗边吃边走,妇女拿着针线边走边望,有的干脆放下活计急急赶过去。



依着我的耳闻目染,有王姓父子四个,家住抱犊崮附近,其杂耍尤是出彩。那王姓老爹,宽肩窄腰,五十不到,适中身材,国字脸,温尔沉稳,观之亲和。待见人来的多了,他遂弓腰抱拳,像旧时作文里的起兴:“各位父老乡亲,俗话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今到这物华宝地,给大家唱个曲耍个拳,天热解个闷,天冷焐个暖,好了那是胡谄谄,瞎了那是俺功夫不到家…”


台儿庄古城运河大鼓


“说的是大年初一头一天,那个头一天。这就拉起长调来,“过了初二俺过初三,那个过初三那个过初三来,没想到一过就过到了正月十五半拉月正月十五半拉月。”绵音长颜长悠,煞是好听。


兀地做出个鬼脸,浓重的枣庄话拿腔捏调独白:“俺媳妇说了,死鬼呀死鬼,半拉月半拉月,还不快下南湖干活去!”“好嘞。”“好”字上一挑,“嘞”字下一拽,旧时酒肆店小二的做派。“春到寒食六十天,不要急来那个不要忙不要急来那个不要忙,三月采桑我去养蚕,四月浴佛我去舍香钱,五端午我来给你包粽子!一忙就忙到六月二十三整半年那个整半年来。"


淡定从容,不缓不急,“七月十五赶庙会,八月十五月宫圆,九九重阳赏菊花,十月下元日渐寒,冬至数九天最冷,腊月三十又过年!”接着拖开京腔道:“奴婢这厢有礼了,给诸位大人拜个晚年呢,啊一一啊一一”扭捏的模样惹得众人哄堂大笑,都八月啦,还哪门子的年啊?但没人在意,甭管怎么说有那个味道呢。说的是山高风吹不倒,地高水流四方,才高魁名高中,艺高四海扬名…


王老爹一改滑稻之相,瞬时换过来铿锵之急白:“打开一裏明黄黄,赛过赵云一杆枪。一把钢针扑棱棱,二把扬州观花灯,三把三关擒昌布,四把齐王乱点兵…连听带看,连学带贩,会了我的歌,刀砍不着、斧剁不着、车轧不着、马趟不着、狗咬不着、鹰抓不着、鸭子踢不着……治腰疼,治腿疼,治偏瘫,治肾亏…”


台儿庄古城杂耍艺人


瞧瞧曲没唱多少,就夸得像花,不要说学了能包治百病,就连那世上还没出现的病也能预防也能根治。事后有好事者模仿一通,呸!狗屁!但想想异乡人那番卖力的样子,莞尔不禁,心下释然。这是文耍,再看武耍。


“铛铛铛”“咚咚咚”锣鼓家什再紧一阵,气氛又拔了个尖儿。鼓止,但见一敦实青年走将上来,此人身量魁梧,气昂昂一双俊眼顾盼神飞。“俺爹说了,光说不练,那叫贼把式!光练不说,那叫傻把式!今个我使出吃奶的劲儿,给列位练几套祖传的拳法,练好了大家鼓鼓掌,练砸了请多海涵,那是俺爹没教好,学艺不精…”


台儿庄古城杂耍艺人


插科打诨里鼓声兀地乍起:只是两个高空飞踢便烈马尥开蹶子撒了欢般驰骋开来:冲、推、架、勾、格、顶,腾空飞脚、摆脚、旋风脚,旋子转体、侧空翻等等,看得人眼花缭乱,喝彩阵阵。待鼓声戛然止了,双手便是抱拳:“适才有位老兄问,老弟你练武,又是卖狗皮膏药的?哎!对不起,老兄你要是买药,请到药店,兄弟不オ,自幼习武,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起五更,睡半夜…“


“没有君子不养艺人,学生给大家练了几套拳法,献了祖传的武技,诸位解了网,开了心,今求婶子大娘兄弟姐妹赏顿饭钱,多了不嫌多,少了不嫌少,有钱的帮个钱场,没钱的帮个人场……学生我再练几招,一说要钱就走,不够朋友,没钱尽管看!”点题后又是一通好拳。


尔后王老爹的两个幼子舞起大刀就打,劈、架、斩、格、挂、挑、闪,极是出彩。接着老大再次上场,手碾瓷块,单指钻砖,又躺在钉了钉子的木板,肚皮压块百十斤的石板,王老爹举起铁锤击它个粉碎。压轴的是王老爹的气功,拇指粗的螺纹钢筋,一头拄地一头顶喉,阵阵呐喊声中双手卡腰,仅仅用身子前倾的力量,硬是把那段直愣愣的钢筋弯成弧形。于是大家什么都不说,慷慨解囊“帮个钱场”,或赶紧回家去用簸箕端上舀子两舀子棒子来。


台儿庄古城杂耍艺人


为家人的口里食身上衣,艺人们一年四季披星戴月风雨兼程,他们也许没有意识到,这特殊的求得生存的技艺,无意中扮美了一村一市,熏香了众耳众目众心,也无意中承接、发扬了几千年来的民间文化。可惜的是,如今这些乡里艺人大多已仙逝,即使尚在的,也到了耄耄之年。历史的长河湍流不息,深谙此道的人远了。


乡村生活 孔祥炜


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那天的杂耍我仍记忆犹新,如今再回到农村老家,很难见到表演杂耍的人了,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见过?

欢迎在评论中留言。


文中图片来源:馆内 网络资料

参考馆内资料:枣庄文史

原题:鲁南的乡间杂要

作者:丁兆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