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2-3181189
info@lnmedia.cn
 
2021年08月16日 09:37:50   来源:枣庄市档案馆

鲁南是山东的南大门,是连结苏、鲁、豫、皖四省的纽带,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在长期的革命战争中,共产党在这里创建的以抱犊崮山区为中心的革命根据地,成为鲁南人民心目中的一座丰碑。从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抗日战争到全国解放,我一直战斗在这块土地上。战友们的可歌可泣的英雄业绩,无时不萦绕在我心里,激励鼓舞着我前进。每想至此,我都感到责任重大,应该把他们的英雄事迹写出来,教育下一代,为四化建设贡献一份精神食粮。但由于事隔数年,加之年事已高,无法全面地回忆出来。但本着对历史负责,对人民负责的精神,现就几个重要方面加以回顾整理,以了却心愿,并借以慰藉先烈的忠魂,鼓舞后人的斗志。


建立边区特委  组织革命力量

早在大革命时期,共产党在鲁南地区就有活动。1926年,中共党的地下工作者纪子瑞到枣庄煤矿组织工运,建立地下党组织和赤色工会,并领导了矿区工人大罢工。1930年秋,参加广州起义的朱道南回到家乡峄县,以教书为掩护开展党的活动。是年冬天,田位东、郑乃序来枣庄矿区开展地下活动,成立了矿区特委。1932年领导工人开展罢工运动时被捕牺牲。

田卫东、郑乃序

10月,郭子化来枣庄继续领导这里的工人运动。1934年冬,我和丛衍瑞由沛县来枣庄,同郭子化一起工作。1935年2月成立了苏鲁临时特委,郭子化任书记,我任宣传委员,丛衍瑞任组织委员,丛林任秘书。参加特委工作的还有陶洪瀛、王明增、郭致远、邱焕文、褚雅青等同志。特委机关设在郭子化开设的同春堂药店里。临时特委的成立标着边区党的工作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特委机关旧址——枣庄“同春堂”药店

根据特委的分工,我在临城(今薛城)一带活动,并兼做沛县党的工作,为了便于工作的开展,在临城张家小店租了一间房子以卖煤油、香烟等杂货为掩护,担着货担,走村串乡,在周围几个村庄以交朋友为名培养进步青年农民。我在正准备发展组织的时候,被敌人发现,遭沛县伪政府的追捕,我被迫离开临城,因此党在这里的关系暂时中断。

陶洪瀛烈士墓碑

1935年夏,依靠陶洪瀛的关系,我又在临城东边的大吕巷、武穴两地以卖纸烟为掩护开展地下工作。每当夜深人静时,一批批热血青年围坐在纸烟铺里,听我讲述革命道理。我告诉大家:国民党采取不抵抗政策,把祖国的大片土地拱手让给日本侵略者,国民党反动政府勾结土豪劣绅乱征苛捐,欺压百姓,民不聊生,穷人想翻身过好日子,必须站起来同国民党反动政府和封建地主斗。这些话深深扣住了青年们的心,大家无不义愤满腔。经过不断地启发和教育,不少青年的觉悟有了提高,不久就发展了陶修贞、张广兰、杨培芝等人入党,建立了大吕巷、大武穴党支部,并通过这些党员骨干向广大群众做工作,如张广兰以锻炼身体为名,利用晚上跑步出操,团结和组织了30多名爱国青年,向他们宣传革命道理,激发他们的阶级觉悟,组织他们向土豪劣绅开展斗争,褚子方在沙沟以开饭馆为掩护,发展了一批党员,并在沙沟建立了支部,褚子方任支部书记。

由于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斗争蓬勃发展,引起了敌人的注意。反动派为了镇压人民革命,首先集中力量破坏共产党的组织,敌人派出大批叛徒、特务到处侦察共产党的活动,斗争非常尖锐。1936年6月,叛徒朱大同从徐州窜到枣庄企图抓捕我,但没有找到,却在同春堂药店与郭子化相遇,将郭带往徐州。郭子化沉着机智与朱大同交谈,使之误认为郭子化已弃政从医,又经李韶九以枣庄医药公会会长的名义作保,获得释放。


1946年7月3日,华东局致黎张并中央电:请批准郭子化为华东局委员

郭子化、李韶九返回枣庄后,为使特委机关免遭敌破坏,特委机关地即转入北部抱犊崮山区,在费县高桥开设了广德堂药店,作为特委机关的工作点。在那里,郭子化同志主持召开特委扩大会议,讨论了形势,检查了工作,确定以大力开展山区工作为主要任务。工作方针是:加强农村建党工作,加强青年学生的组织领导和上层统战工作,以农村建党工作为核心。会后,我与毛子(张洪仁)同志到周村,继续以卷纸烟为掩护进行活动。不久,特委调毛子与丛林同志到北溪设联络站,我由周村转移到大北庄。


特委机关旧址——高桥“广德堂药店”

抱犊崮西麓的大北庄,是1923年震惊中外的“临城劫车案”的主持者孙美瑶拉杆子的根据地,也是军阀韩复榘多次进剿的重点。人民备受官、兵、匪、盗之苦,每次劫难,敌人烧杀抢掠,十室九空。群众对此恨之入骨,对我们则热情诚恳。我去之后,住在街南头杨老道庙内,仍以卷纸烟为掩护,郭致远同志在街北头以教识字、打拳、谈心、交朋友、讲故事的形式,对广大贫苦青年宣传革命道理,启发他们的阶级觉悟,很快就站住了脚根,打开了局面。我们经过考验,吸收了姚洪义等同志入党,壮大了组织,扩大了影响。与此同时,郭子化在高桥通过关系团结了有民族气节的大炉地方势力万春圃,并发展了万的儿子万国华(后牺牲)为党员。所有这些,加上与山区各点配合,为后来建立抱犊崮山区根据地打下了基础。

1937年初,在郭子化的延安之行后,苏鲁豫皖特委得到了党中央的批准,肯定了特委以往的工作,并将特委划归即将成立的河南省委领导。9月,河南省委正式成立,省委派代表刘文(于子斌)来特委。接着特委进行改组,郭子化任书记,我任组织部长,何一萍(省委指派)任宣传部长,丛林任秘书,陶洪瀛兼任峄县县委书记。

在鲁南的革命斗争历史上,有许多值得怀念、值得歌颂的老同志,郭子化就是其中杰出的代表。早在中国共产党诞生之前,郭子化在徐州第七师范上学时,就积极投入到“五四”运动的洪流中,成为学生运动的组织者、领导者,曾任徐州八县学生联合会副会长。1926年,他在北京朝阳大学学法律,为救国救民,毅然投笔从戎,赴广州参加北伐战争,并在北伐中加入了共产党。大革命失败后,他曾在皖北担任党的领导工作。1932年,他被派来枣庄矿区,至1938年一直担任特委书记,为鲁南地区的建党建军事业以及开辟抱犊山区根据地呕心沥血,艰苦奋斗,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抗日战争爆发后,由于我党的努力,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形成,特委机关由枣庄迁至徐州。郭子化同志以社会名流身份(实际是共产党代表)参加了李宗仁第五战区的抗日动委会,任动委会委员,负责上层统战工作。当时党中央号召“不放松一刻工夫、一个机会,去宣传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我即按照特委决定重返沛县组织抗日武装。


创建抗日武装  坚持敌后斗争

沛县是我的家乡。早在1931年初,我受徐(州)、海(州)蚌(埠)特委的指示,到微山湖一带开辟党的工作,曾组织过青年读书会,发展了一批党员,建立了党的组织。1932年,沛县地下党就开始组织武装。当时我是宋庄中心区委书记,张洪仁任武装干事,丛衍瑞是以小屯为中心的大北区区委书记,周庆合任武装干事。两区联合行动,共同创立和发展武装。1935年,沛县地下党就拥有了20多支枪的武装。

1937年冬,我由徐州特委返回沛县时,整个华北已沦陷,至12月底,济南、青岛、泰安又先后失陷。日寇的侵略气焰日甚一日。全国人民的抗战愿望也日趋强烈。整个鲁南地区在我党的领导下,纷纷行动起来,建立武装组织,准备抗击敌寇的侵略。


张光中女儿提供张光中老照片

我到沛县后,先后掌握了原来地下党拥有的一部分武装。由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我党领导下的抗日救亡活动已经公开。党组织领导下的广大群众迫切要求武装起来,保家卫国。除一些有民族意识的地主把武装交出来外,我们还从国民党军队中夺取枪支。时值国民党川军由湖东占场败退,这批疲惫不堪的散兵早已丧失了战斗力,他们手中的武器已起不到抗日的作用。我们就利用各种形式向他们索取武器,动员他们一起参加抗日,获得步枪十余支和迫击炮一门。后来我们用这门迫击炮通过关系与国民党徐州专员李明扬、国民党沛县县长冯子固兑换了18支步枪。这样,我党领导的沛县武装很快发展到一百多人枪的队伍。

当时,整个鲁南到处燃烧起武装斗争的熊熊烈火,朱道南、刘景镇在峄西组织了150多人的武装;郭致远、褚雅青、丛衍瑞在北庄拉起了一支队伍;滕县由李乐平、王见新等在善堌组织了80多人的武装。这些武装,都是各地党组织在苏鲁豫皖特委领导下,为救民族危亡而发动群众、流血牺牲换来的。如峄西的邹坞暴动:朱道南等率领当地群众,除掉了反动的邹坞乡农学校校长王效卿,拉起了武装。这支武装几经周折,先是挫败了国民党县大队清洗、镇压的企图,后又识破了国民党顽军妄图收编的阴谋。在北庄方面:乘敌人迫近山区,形势紧张和混乱之际,郭致远利用峄县联庄会军政教官身份和通过看病的关系,向国民党四十军庞炳勋部的军械处争取了一部分武器,武装了枣庄撤出来的工人学生和大北庄一带的党员群众。李乐平、王见新等在滕县善堌以办农民训练班的形式,团结组织了一批农民青年,通过学习党的抗日救国十大纲领,以募捐的形式向广大群众征集粮饷枪支。

1938年3月,日寇占领枣庄以后,特委决定调集这几支武装,建立苏鲁人民抗日义勇队。5月19日,徐州沦陷,特委机关离开徐州返回鲁南山区。这时朱道南掌握的武装已由滕县转移到大北庄与郭致远等组织的武装汇合,两部分武装由刘景镇、丛衍瑞、郭致远、褚雅青、邱焕文等带领,分别控制了大北庄东、西将军山。国民党四十军庞炳勋部不许人民拿起武器,在撤退后,竟把北庄大庙和黄龙洞两处弹药库全部炸毁,并炸伤了许多群众,部队回北庄安抚遇害群众后,次日即回到特委驻地高桥集合。然后进驻临、枣铁路北侧的墓山一带。这时我带领的沛县武装和李乐平、王见新带领的滕县善堌武装先后到达墓山。为了抵抗日本侵略者的野蛮进攻,拯祖国于罹难,救人民于水火,1938年5月的一天,六百多名抗日健儿云集墓山,正式成立鲁南人民抗日义勇总队。至此,鲁南地区第一支人民抗日武装宣告诞生,这是鲁南革命斗争史上的一个重要转折,标志着我党在鲁南地区开始了以武装斗争为中心的工作。这支武装在党的领导下,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南征北战,经历了艰苦的战斗历程,为鲁南人民立了战功,终于发展成一支强大的人民军队。


抗日义勇总队李乐平、何一萍居在滕县善崮住过的房子

总队隶属特委直接领导,我任总队长,何一萍任政委,韩文一任参谋长,下辖三个大队:沛县武装一百二十多人编为一大队,滕县武装八十多人为二大队,峄县、枣庄的三百多人为三大队。义勇队总部设在滕县的南塘。

义勇总队成立后,经过短期整编训练,即开赴抗日前线,如破袭临枣、津浦铁路和公路,直接配合台儿庄战役。三大队三中队在邹坞第一仗是伏击掉队的日寇,缴获一部分武器和军用物资,武装了自己。

抗日义勇总队的建立及其抗日行动,大大地鼓舞了鲁南抗日人民的斗志,震慑了敌伪,也引起了一些反动地主武装的惶恐不安。这些地方土顽以残害人民、制造摩擦、破坏抗日为目的,因此同我抗日武装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义勇总队建立后,首先面临的就是这场与土顽之间所进行的尖锐而复杂的斗争。

就在义勇队三大队出击日寇之时,自称华北游击第五纵队司令的顽匪马卫军部,步步向我逼进,并将我们到各村催征给养的胡成祥等四人包围缴械。总部几经交涉无效,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决定消灭这股顽匪,为民除害。经一夜激战将该部打垮,马匪本人亦被我军生俘。

马匪被歼,使地方顽固势力更加畏惧和仇恨。在国民党反动势力的支持下,以滕县大地主申宪武为代表的土顽经过预谋策划,纠集了东江大地主刘广田等顽匪二千多人对我义勇总队实行包围。特委决定集中力量,粉粹敌人进攻,调董尧卿率抗日自卫军、峄县田瑶峰(统战力量)会长率常备队共六百多人同义勇总队协同作战。义勇总队在童陆生指挥下,击溃了申、刘顽匪的围攻,取得了这次反顽斗争的胜利。不幸的是,我义勇总队政委何一萍同志在战斗中壮烈牺牲,是我军的重大损失。


抗日义勇队政治委员何一萍(冰如)之墓

张光中女儿提供张光中老照片

义勇队虽然解除了土顽的包围,但未能将敌主力歼灭,对我仍是威胁。为立足鲁南,巩固胜利成果,特委派王见新星夜赴鲁中向边区省委求援。省委书记郭洪涛亲率四支队二团赶来支援。会同义勇总队向申宪武的老巢冯卯(现山亭区冯卯乡)发起攻击。经过四昼夜激战,将寨攻破,申匪逃窜,俘获人枪一部。嗣后复攻东江刘广田部,由于刘匪据寨坚守,我攻数日竟不能克。另外,在我攻下冯卯后扣押了一部分土豪劣绅。原与我们有统战关系的地主韩修彦、褚汉峰、刘昭汉等感到岌岌可危,此时便猝然变态,与申、刘匪部沆瀣一气,联合起来威胁我军,并与国民党反动派梁继璐勾结,乘机向我军进逼。省委分析了当时形势,决定北撤,保存实力。沿途省委亦在八里沟受到大地主武装孙鹤龄部的伏击。经过艰苦激战,省委回到鲁中,义勇总队转移到抱犊崮山区。1938年8月,中央电示苏鲁豫皖特委划归苏鲁豫皖边区省委领导。省委根据当时情况,撤销了边区特委,成立鲁南、湖西、苏皖三个特委,鲁南特委书记由宋子成担任。我是特委军事委员,继续领导义勇总队在抱犊崮山区坚持游击战争,郭子化调山东分局任统战部长。


张光中女儿提供张光中老照片

据张光忠女儿张志筠回忆——约在1952年10月第一次到徐州进行考察,时任徐州市长的张光忠陪同毛主席在云龙山视察
附记:

张光中同志1931年8月入党,曾任中共苏鲁豫皖特委委员,鲁南人民抗日义勇总队队长,苏鲁支队支队长,鲁南军区司令员,鲁中南军区副司令员,徐州警备区司令员兼徐州市长,江苏省检察院检察长,江苏省政协副主席。1984年逝世。他是鲁南人民抗日武装的主要创始人之一,此文是其生前撰写。


参考馆内文献:《 枣庄革命画史  》《老枣庄纪事》